招魂

发表日期:2019-11-26 | 来源:养生食材

  PART 1.

  校园里的人都在议论昨夜大钟敲响的事情,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,有一个事实比所有的幽灵都更可怕――那就是昨晚的事是真的,孟娜已经不在人世!聊以自慰的是,人们可以听到钟声,我又为什么不能在梦里听到钟声!如果那不是一个梦,我怎么一点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从孟娜身边回到宿舍的,而且――假如她已经死去――我怎么可能撇下她的遗体,泰然地回去睡觉!
  经过“钟楼”时,那里又聚了很多人,我想:“我应该进去看看,我要确认,那里没有什么孟娜的遗体!”于是我径直向“钟楼”冲去。一个陌生人在门口拉住了我:
  “你干什么?”
  我说:“进去看看。”
  又有几个不认识的学生围上来劝我:“我们也想看个究竟,可学院正在检查那口钟为什么突然响起来,不让人进。”
  我在人群中耐心地等待。
  很快有人认出了我,又是一大群人围着我询问林渡雨和徐志飞的死因,甚至有人问我为什么还住在那间宿舍里。从灵敏的自杀,林渡雨和徐志飞的死,以及女生楼闹鬼,到昨天大钟突然敲响,一切都被他们联系起来,越传越邪门。也许正像南宫小雪的日记中所说的,恐怖正在燃遍整个校园。我应付着那些无聊的提问,半小时后,几名维修工人和吴院长从“钟楼”里走了出来,被人们围住了。
  吴院长一副安抚民心的样子,“只是一些机械问题,我们在里面发现了老鼠屎,可能是老鼠碰了发条,没什么大事,大家不要惊慌。”
  趁着这个乱乎劲,我向楼里跑去。吴院长一把拉住了我。
  “一会儿还要打扫,现在不许进去。”他说。
  我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。我想:“钟那么大,老鼠怎么可能触动发条?”我清晰地记得昨天夜里看到的景象,大钟的齿轮比人还大。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我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我执拗地往里闯。
  “我说了现在不准进去!”吴院长急了。
  还有很多学生围过来,嚷着要进去。吴院长拦不了一会儿,哄地一声,大家冲了进去。
  我很快冲到了三楼,看到了那块木制的天花板依旧被打开,而那楼梯正架在上面,我不假思索地跑了上去,又看见了那些硕大的齿轮,我的头皮越来越凉――一切都和“梦”中一样――可是,没有孟娜的遗体!
  齿轮里真的有老鼠屎。
  从“钟楼”出来,吴院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严厉地说:“明天早上到院长办公室来见我!”

PART 2.

  我没有心情吃午饭,一个人躲在宿舍里,林木森来了。湖北癫痫医院好吗我没有心情理会他,但是他说:
  “一切就要水落石出了。”
 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在我印象中,他是前田丽子的一条忠实的狗。他打开所有的窗户,让我保持通风,又说:
  “是前田丽子叫我来的。”
  我就知道。我说:“什么事?”
  “关于大钟昨晚莫名其妙敲响的事。”他说。
  “是吗?她对这事怎么看?”我想起昨晚孟娜――也许是梦中的孟娜――对我说的话:不要接近前田丽子。
  “这几天恐慌又在加剧,女生楼不时传出闹鬼的事,昨天大钟又突然敲响,大家都很惶恐,有传言说,当大钟敲响的时候,就会有恐怖的事发生。”
  “前田丽子到底让你来干嘛?”
  “今天晚上降灵会将举行招魂仪式,所有成员都必须参加,非会员,只要愿意来,也可以列席。地点就在我们监视停尸房的那座山丘上,那里离校园‘禁地’最近。”
  “招魂?”我冷笑,“你们真的以为,这个世界有鬼魂?”
  “不信也得信,老实说,我加入降灵会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仪式呢,难道你不想见识一下吗?”
  的确,当初前田丽子让我和林木森调查盗尸事件时就提到过招魂,还说了一大通让人不得不信其有的理论,我一直有些好奇。我问:“为什么要选择那个地方?”
  林木森说:“第一,当年的死亡事件都发生在那片禁地,招魂仪式一般应该在人死的地方进行,现在那里被封了,所以要选择最接近禁地的地方;第二,这样的活动学院方面肯定会禁止的,在那里进行,可以避开老师和保卫人员的视线。”
  我低头思索了一会,说:“好,我会准时出席。”
  “仪式十点开始,但八点以前就要赶到,因为第四校区八点关门。到了那儿,直接走通往停尸房的小道,会有人带你进去。为了安全起见,仪式进行前有人站岗,说难听点就是望风。好了,我还要通知其他人,先走了。”

PART 3.

  暮色不知不觉中又一次降临大地,天空依然是那样阴沉,看来很适合做那样的仪式。
  按照林木森的要求,我准时踏上了第四校区那条通往停尸房的小路。如他所说,有两个男生守候在那儿,其中一个,就是曾经挟持我去见前田丽子的那个小平头。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,说明了来意,就径直朝停尸房走去,没让他带路。
  当我登上停尸房对面的山丘时,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不知道何时搭起了一个宽敞的大棚,四周全用黑色的布裹着,黑布上绣着大朵的白色樱花,透着浓郁的东赢武士色彩。前田丽子穿着白色和服站在大棚男性癲痫吃什么药入口处,林木森站在她旁边,似乎正在清点人数。
  前田丽子很快发现了人群中的我,就从林木森手中拿了一样东西朝我走来。
  “林原君,把这个戴上。”她把东西递给我,原来是一枚印着樱花图案的徽章。
  “这是……”我接过徽章前后翻看。
  “我们的会徽,你戴上。”她说。
 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戴上了它。我发现周围很多人也戴着这样的徽章。
  身为降灵会的会员,我却不太清楚这个组织的具体情况,以前我以为最多也就二十多人,现在一下来了这么多人,少说也有一百多。
  “降灵会有这么多成员!还会有多少人来参加招魂仪式?”我问。
  前田丽子看了看四周的人,脸上有些得意,“加上来列席的非降灵会成员,今天至少会有二百多人来。这是降灵会创立以来最大的活动。”
  “你认为招魂真的能够驱散校园中的恐慌?”
  前田丽子笑了笑,“试一试吧,至少目前这是唯一的办法。林原君难道对此有怀疑吗?”
  “不不,只是有点不可思议。”
  “一会儿你见到南宫小雪的时候,就知道了。”
  八点,前田丽子引导参加仪式的人进入临时搭起来的棚子。八点,又是八点,第一次与她正式见面是八点,她出现在十点;现在也是八点,仪式却要到十点才开始。在短短的时间里搭起这么一摊子,又召来这么多人,她可真不简单。
  大棚内用两米多宽的红地毯围成一个正方形,中间留出数百平方米的空地,空地中央放了一个大火盆,熊熊燃烧着。但是由于空间太大,火光还是显得昏暗。按照前田丽子的安排,所有人围着红地毯坐了一圈。入口处还有人陆续进来。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前田丽子进入会场,那身和服在昏暗的火光下依然很显眼。她缓缓走到中央,环顾四周,做了个
让大家安静的手势,然后说:
  “在坐的各位一定知道今天聚集在这里的目的,三年,整整三年了,校园中连续发生了多起离奇死亡事件,高年级的同学还记得,学院方面就是为此将那片树林用围墙封起来的,从此以后,那里成了校园‘禁地’。我们在平安中度过了三年光阴,恐慌渐渐离我们远去,随着当年那批同学毕业离去,恐怖事件也渐渐被淡忘了,那个可怕的诅咒似乎随之消失了。但是,如今,这些事又发生了!从毕业班灵敏的自杀,到新入校的林渡雨和徐志飞的死,昨天夜里大钟又莫名其妙地响起!女生楼不断有人看到幽灵!这一切说明了什么?那可怕的日记诅咒,又一次降临了校园!大家一定很难相信,这个世界真的有鬼魂存在,可这却是真的!人死后意识离开赖以存在的大脑,以儿童癫痫可怕吗电波的形式穿梭在空中,最后被分散,当这种电波特别强烈的时候,能将周围的物质凝聚起来,形成完整的灵魂载体,出现我们的世界里!为了让日记的诅咒彻底从校园中消失,让南宫小雪的幽灵得以安息,今天,我贸然召集大家来到这里,举行这个招魂仪式!一会儿,无论你们看到什么,都切记保持绝对的安静,万万不可骚扰屈死的冤魂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!”
  她的话音刚落,四周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议论声。
  “大家安静!请保持安静!在坐的各位,大都没有经历过三年前的恐慌,对南宫小雪这个人也并不了解,关于南宫小雪,我都是最近才调查清楚,她不是有本诅咒的日记据说害死了很多人吗,我们降灵会的林原君,无意中发现了这本日记!现在我就来讲一讲有关南宫小雪的故事……”
    PART 4.

  静,当前田丽子讲完南宫小雪的故事后,数百人的会场出奇地静。它越发难以掩饰人们心里的恐惧。
  这时候,从大棚外又进来了两个人,依稀可以看到其中一个正是守候在林间小道上的“小平头”。他们将中间的大火盆抬出去,会场顿时陷于一片黑暗。
  大概一支烟的工夫后,空地中间亮起了微弱的火光,一点,两点,三点,逐渐形成一片,此时才看清,地上已布满蜡烛,跳跃的烛火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,中间是一个五角星图案,而前田丽子双手合十跪在五角星的中央。林木森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了中间的那片空地上,他环顾四周,宣布:
  “招魂仪式就要开始,请大家保持绝对的安静,不管你看到了什么,千万不要发出声音,也不要随便走动!”
  说完,他回到人群中坐下。
  前田丽子闭着眼睛,口中不知在念着些什么,她的脸在跳跃的烛火下显得异常诡异。那个烛火组成的图案,我总觉得很熟悉……哦,对了,这是撒旦的标记。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邪恶的符号?
  前田丽子慢慢站起来,双手平举与胸齐,抬头仰望,又双手合十……这样来回做了数十遍,突然,她双手一挥,地上的烛火在瞬间窜起,变成了绿色,冒起一阵淡淡的轻烟。她的手越挥越快,整个人包围在浓烟之中,绿色的火苗不停地上窜下跳。
  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分钟,她才停下来。围在她身边的烟尘也慢慢散开了。她又双手合十,在蜡烛中间跳起了奇怪的舞蹈。烛火依旧不停地闪烁,渐渐变得有节奏起来,随着她那怪异的舞姿左右摇摆。我只觉得四周被蒙上了一层纱,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,慢慢地,四周一片寂静,听不到任何声息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前田丽子一声大喝:
 微创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“现身吧,南宫小雪!”
  地上的蜡烛一根接一根熄灭了,会场又陷入黑暗。静,出奇的静,连坐在身边的人的呼吸声也听不见,我好像在太空中。第六感告诉我,可怕的事将要发生。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四周依旧是黑暗一片,没有声息,没有光线,空气令人窒息。忽然,一阵凉风吹过,地上的蜡烛又一支接一支地燃起来,在烛火组成的五星图案的中间,除了前田丽子外,竟然多了一个人影――一个披着长发,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
  我看不见前田丽子的表情,她背对着我,我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是否和我一样恐惧,至少我已经喘不过气来,因为那个白衣人正对着前田丽子,我刚好可以看到她的正面。
  她的长发几乎完全挡住了她的脸,隐隐约约露出一只眼睛和一张嘴,在不停跳动的烛火中,这张脸显得更加狰狞。而她的那只眼睛,似乎正紧紧地瞪着我,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。
  我的心一下子抽紧了,在那一瞬间,我真想躲到其他人背后去逃避她的目光,但我一动也动不了,望望身边的人,他们也都目光呆滞,显然和我一样被那狰狞的面孔震慑了心魄。这张脸很熟悉。是的,我不止一次见过她,那个时常在我的梦境与现实中交替出现的白衣女人!原来她就是南宫小雪。
  “南宫小雪,你为什么还徘徊在这个世界,你已经不属于这里了!”前田丽子开口了。
  南宫小雪没有理会前田丽子,那只眼睛依旧紧紧地瞪着我。
  “池田奈美已经死了,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其他的无辜?”
  前田丽子话音刚落,南宫小雪的鬼魂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,用非常沙哑的声音问:“你凭什么来管我?”
  前田丽子显得很镇静,“我知道你恨这个世界,知道你的委屈,我只想请求你,不要继续下去了,不要伤及无辜了。你忘了吗,你身前是多么招人喜欢,多少同学都喜欢你,都爱你,他们知道你自杀的消息后,都非常伤心!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复仇的恶鬼呢?”
  南宫小雪一阵冷笑,声音变得尖利起来,“你不要妄图说服我,南宫小雪早就死了!我要这片校园被复仇的烈焰燃烧,让你们也尝尝我的痛苦!死后的世界有多痛苦,你根本就不知道,不过你迟早也会下来陪我!我已经找到了一个适合我的身体,从明天开始,每天我都将利用这个身体,带走一个人。尽情地去感受恐惧吧!你们的时间不多了!”说完,她一把将前田丽子推倒在地,然后,一股阴风从地底旋转而起,吹灭了所有的蜡烛。
  四周又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。

 相关文章

相关养生